我的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公交司機連續6站玩手機僅被待崗10天,容忍度是否太高

    對“盲駕”司機的包容,是不是對乘客安全和公共道路安全的一種“輕視”?


    據澎湃新聞報道,9月27日上午,一則加蓋遼寧沈陽豐城巴士有限公司、沈陽豐城公共交通有限公司、沈陽豐城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公章,名為《關于對243路駕駛員譚寶豐開車玩手機違紀的通報》的文件在網上熱傳。文件指出,公交243路駕駛員譚寶豐行車途中連續6站玩手機,遭到全公司通報批評、待崗學習十天、接受公交執法大隊處罰、免除安全服務獎三個月等處罰。


    公交車司機玩手機,僅受到“待崗學習十天”的處罰,容忍度是不是太高了點?盡管開車玩手機行為目前并未納入刑法調整范圍、構不成危險駕駛罪,但從事實后果來看,這種行為是地地道道的危險駕駛。全車乘客的生命安全以及道路公共安全,都因司機玩手機的行為而處于危險之中。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曾有30位人大代表聯名遞交議案,建議考慮將開車接打手機與酒駕違法行為一樣入刑。該項議案列舉的交警部門測試數據顯示:駕駛人在駕駛時打手機分散注意力后,反應速度下降,剎車距離超出正常狀態12.7米;而開車玩微信、發短信,則剎車距離超出正常狀態22.2米;駕駛人精力分散的一剎那,就是盲開10米,開車打手機發生事故的概率比正常駕駛高出23倍。而不管是12.7米、22.2米,還是10米,都意味著危險后果嚴重性,可以說,乘客和道路上的每一個人都是潛在的受害者。而這名司機做出的開車時玩手機的行為,比接打手機更危險,因為此時司機的駕駛實際上處于盲駕、半盲駕狀態。


    也正因如此,不但是公眾輿論不能容忍公交司機玩手機,很多地方的公交服務單位、管理部門也都對公交司機玩手機零容忍——直接辭退并列入黑名單,永不錄用。2018年11月,湖北恩施公交車司機黃某駕車時玩手機5分鐘,所屬公司被交警部門約談,黃某被公司開除。2018年12月,廣東湛江市公共交通集團駕駛員董某行車中使用手機看視頻,公司決定將其辭退,永不錄用。2019年2月,廣西桂林公交車司機郭某駕車時玩手機被舉報后,交警部門對其罰款100元并記2分,車輛所屬企業將其列入永不錄用名單。2019年6月,江蘇無錫一公交司機因開車時看手機被解除勞動合同……


    跟這些情況相比,沈陽這名“盲駕”的公交司機也是幸運指數頗高:既沒丟飯碗,更沒進黑名單。難怪網友們質疑:對“盲駕”司機的包容,是不是對乘客安全和公共道路安全的一種“輕視”?


    并且值得強調的是,沈陽這名司機是連續6站玩手機,比之前報道過的各種“盲駕”行為都有過之。乘客、公眾對這種行為恐怕連“一秒鐘”都不能容忍,其所屬單位居然能“包容”到6站的“寬度”,不管是出于何種考量,都值得質疑。


    我們當然不希望看到哪個司機丟掉飯碗,但更不愿意看到“盲駕”潛在的安全隱患。也希望這樣帶來安全隱患的司機,僅此一例,別無分號。


    (來源:光明網)


作者  馬滌明

編輯  林曉明

編審  馬剛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