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多地嚴打黑中介,高壓之外還得源頭治理

    對于黑中介亂象,高壓打擊勢態必不可少。而在高壓打擊之外,更多還得從源頭著手,要通過營造更透明、買賣雙方更平等的租賃市場,讓黑中介失去生存的土壤。


    住房政策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9月26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長王蒙徽公開表示,要大力發展和培育住房租賃市場,著力解決新市民等群體的住房問題。而據媒體不完全統計,下半年以來,陜西、北京、深圳、廣州、合肥、南京、珠海、長春、南寧等9地相繼出臺住房租賃新規,通過增加房源供應、打擊黑中介等手段,規范租賃市場。


    上述地區出臺的政策不約而同對準了黑中介,比如北京已經將黑中介納入到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開通“12345”打擊黑中介投訴舉報專線;陜西方面則規定,要定期公布違法違規從事住房租賃中介服務的機構和從業人員名單……這些措施的指向性很明確。


    黑中介問題困擾房屋租賃市場已久,尤其是在一二線城市,租房成為多數人優先選項的當下,房屋租賃市場儼然成為了賣方市場。機構化的中介,和那些剛畢業的年輕租客處在不對等的博弈狀態,由此衍生出種種亂象。比如發布虛假房源、違規收費、哄抬租金、惡意克扣押金租金、威脅恐嚇承租人等等。


    由黑中介引發的糾紛,在網上可以找到數不勝數的投訴帖子,它直接反映出這一民生議題的治理之難。這種困難,首先無疑是租房市場制度建設不夠完備的結果。最典型的是,絕大多數房東和中介,都不會將房源和租賃合同主動備案,接受監管部門的監督,因此整個租房市場高度不透明。黑中介的一些合同欺詐、違規收費行為,正是信息不對稱的衍生后果。


    近些年來,很多地方都在嘗試租賃合同網上簽約備案制度,比如深圳和珠海的政策,就提到要及時準確登記出租、承租人信息、租金和租賃期限等信息。讓租賃市場透明,消除黑中介的運作空間,備案登記無疑是第一步。


    不過正如之前個稅抵扣房租引發擔憂所顯示的,這一舉措仍然需要解決備案之后誰來負擔稅收的問題。畢竟無論對房東、中介還是租客,如果不備案可以省去相關的租賃納稅成本,那他們一定會傾向于讓房源在隱蔽的市場繼續流通。


    而且還得看到,黑中介之所以難治,除了市場管理制度層面的原因外,還在于房源的緊張增加了中介的話語權。賣方市場下,買方沒有多少議價權,這幾乎是任何領域都適用的市場經濟規律。正是因為正規中介機構和個人的房源供給,遠遠無法滿足租賃市場上的需求,大量的需求才外溢到黑中介身上來,這些黑中介也才有亂收費、惡意克扣押金的底氣。


    所以打擊黑中介,除了要強化備案制度,讓租賃市場透明化之外,還得從供給端增加房源的供應,改變租客的弱勢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下半年出臺租賃規范的地區中,北京、珠海等城市都明確禁止隔斷房,同時對個人居住面積進行了最低限制。這種手段是為了保證公共安全,減少群租的系統風險,提升租賃市場的品質。


    但同時也得看到,它在客觀上的確會造成房源的減少,對缺少足夠支付能力的底層群體造成擠壓。在這種前提下,要避免黑中介趁虛而入,更得加大公租房、廉租房等保障性房源的供應。像廣州等地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就是不錯的試點方向。


    不管怎么說,對于黑中介亂象,高壓打擊勢態必不可少。而在高壓打擊之外,更多還得從源頭著手,要通過營造更透明、買賣雙方更平等的租賃市場,讓黑中介失去生存的土壤。


    (來源:光明網)


作者  光明網評論員

編輯  林曉明

編審  馬剛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