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電子競技職業選手返校“回爐”值得鼓勵

    讓更多電子競技選手回到校園,給這些曾經放棄學業的少年們一個提升自身文化素養和能力的機會,提高社會對這一行業的認可度,為電子競技正名,也確實值得鼓勵。


    據錢江晚報報道,9月26日,QGhappy電競俱樂部的王者榮耀職業聯賽(以下簡稱KPL)選手Fly更新了一條微博:“學了這么久的英語,可派上用場了。”這位早早離開校園的現役KPL選手,報名了2019年全國成人高等教育運動訓練專業招生考試。與他一起報名的還有KPL旗下多家俱樂部的其他14位職業選手,如果成績通過,他們將會成為廣州某學院的學生。讓職業選手返校“回爐”,這是KPL在9月上旬公布的最新計劃,也是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的首次嘗試。由此, KPL選手參加高考的話題也成為電競圈里的熱點。


    從“玩游戲是洪水猛獸”到“健康的電子競技運動”,近年來,電子競技產業在各方努力下開始擺脫之前“誤人子弟”的形象。這種轉變既得益于行業的規范化發展,也離不開國家層面對于電子競技運動與產業的扶持。2015年7月,國家體育總局頒布《電子競技賽事管理暫行規定》,為電子競技產業發展提供了政策支持與規范。2017年,原文化部發布《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發展規劃》,提出支持發展體育競賽表演、電子競技等新業態。2018年,電子競技正式成為雅加達亞運會的電子體育表演項目,至此,電子競技可以說是在國家體育戰略中取得了與傳統體育項目不相伯仲的地位。隨著電子競技產業規模的擴大,電子競技用戶數量和電子競技觀眾規模不斷提升,預計未來電子競技賽事會呈爆發式增長,電子競技選手的數目也會迅速增加。


    但是,一般來說,電子競技選手都是從年滿16歲開始參與賽事,這就意味著他們必然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法完成普通人正常的完整體系教育。不管是因為玩電競“不務正業”這種由來已久的刻板印象,還是基于電競選手普遍低齡的現實,這群少年們受教育程度參差不齊的情況也并不是秘密。


    種種因素導致了絕大多數電子競技選手在25歲左右退役后的未來并不明朗。事實上,目前電競職業選手退役后的選擇幾乎都是做教練、解說或者成為主播,而面對如今直播行業下滑以及電競專業人才增多的現狀,這三個出路的競爭也日漸激烈。大部分的電競選手退役之后的發展都并不穩定,轉型之路顯得非常艱難。


    在這種情況下,讓電競職業選手返校“回爐”,尋求更多的能力和學歷上的提升,也許是一個很好的嘗試。能夠通過單招的方式進行成人高考獲得相對“專業對口”的學歷,對他們來說至少是多了一條可以選擇的路,也擁有了一個進一步提高自我能力和認知的機會。通過學歷教育本身所帶來的知識以及面對社會和人生的認知度,他們也許能在未來的人生發展中達到更高的高度。正如新聞中提到的選手Fly所言:“上過大學,以后即便我不再是職業選手,起碼還有別的路可以選。”


    另一方面,毋庸置疑的是,目前的電子競技在大眾眼中依然與“網癮少年”“沉迷游戲”等負面形象脫不開關系。雖然許多電競職業選手收入并不低,但許多人并不認可將電子競技作為一種職業,也并不愿意去了解電子競技職業選手這一正在逐漸擴大的群體。而在電子競技已經逐步正規化的今天,從業人員的個體素質、受教育程度仍然是最大的短板,這也是電子競技一直飽受詬病的一個重要原因。鑒于此,讓更多電子競技選手回到校園,給這些曾經放棄學業的少年們一個提升自身文化素養和能力的機會,提高社會對這一行業的認可度,為電子競技正名,也確實值得鼓勵。


    當然,沒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扭轉電子競技在人們心中的刻板印象需要整個行業的持續努力,電子競技選手的整體素質提升也絕非一日之功。但是,這些電競選手能夠不限于眼前的榮譽和繁華,選擇努力學習繼續接受教育,讓自己的未來多一個機會,這本就是他們向前邁出的一大步,也是電競行業邁出的一大步。也希望未來,電子競技職業選手在堅持訓練和比賽的同時重回校園深造,能夠發展成為更加常態化的事件。


    (來源:光明網)


作者  李海晗

編輯  林曉明

編審  馬剛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