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法制 > 正文

【共和國記憶】鳳岡反革命集團“復興團”覆滅記

  1956年9月26日,鳳岡縣永和區破獲一起“復興團”反革命暴動案,隨著時間流逝,當時參與案件辦理的工作人員相繼離世,如今,僅剩下曾任鳳岡縣公安局政委的劉芝棟健在。

  近日,記者在鳳岡縣公安局見到了現年84歲的劉芝棟老人,聽他講述那段不一樣的歷史。

  發現線索分析研究

  1956年5月26日,鳳岡縣公安局民警在辦理龍泉鎮城關服務社社員毛某挪用公款一案時,毛某在反省書中交代道:“去年我參加任廷英組織,開過五次會,叫我任分隊長,開會的意思是破壞國家糧食‘三定’工作。”此外,毛某另又向民警交代“我們在任廷英家開會時他說誰走漏了風聲就殺誰的頭。”

  “根據毛某的交代,鳳岡縣公安局工作人員對案件進行了進一步分析。”劉芝棟告訴記者,毛某與任廷英是親戚關系,且毛某以理發為生,經常到永和等地趕場理發,與任廷英來往密切,符合客觀事實。從任廷英的出生來看,是已決惡霸地主、中統特務分子任明江之子,且任廷英曾被人民政府關押判刑,改造期滿釋放回家,一貫對政府不滿,加之永和地區群眾覺悟不高,可能存在反革命活動。另一方面,任廷英是受管制的,活動不便,如果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進行反革命活動,必有其后臺,也還有其他成員。

 深入永和開展調研

  1956年8月22日,鳳岡縣公安局派政保股民警前往永和、魚塘等地,以任廷英為重點展開了調查。

  “在調查了幾天之后,8月29日,有一名勞改釋放人員胡某向我們的工作人員反映了一條重要線索。”劉芝棟說,胡某告訴他們,任廷曾英勸說其加入他們的組織,被胡某拒絕之后,任廷英就威脅胡某說“你不參加不要緊,但消息不能走漏;哪個走漏了我們的消息,就先對哪個下手。”

  調查中,工作人員還了解到,思南縣許家壩的任永坤經常到鳳岡縣永和、魚塘一帶活動,有時一天甚至要來兩次,來后就與偽鄉長、國民黨骨干分子熊金華等人往來,幾人關系特別密切,行動可疑。

  1956年9月19日,鳳岡縣公安局接省公安廳消息,以任廷英為首的組織計劃在陰歷8月22日(公歷9月26日)夜間實施武裝陰謀暴動。

  接此消息后,鳳岡縣公安局立即派人加強永和方向的工作,同時,工作人員還從銅仁市思南縣公安局獲悉,思南縣以任永坤為首的組織有一個叫“復興團”的反革命集團,鳳岡縣參加的有任廷英、熊金華、劉茂芳、江甫文、任貴才等人,并進一步證實了該組織計劃舉行暴動的事實——首先奪取區、鄉干部及民兵槍支,然后攻打公安局,后往思南組織力量,與國民黨殘匪取得聯系,企圖組織一次大的騷亂事件。

 組織力量破獲案件

  獲此重要信息后,鳳岡縣委和鳳岡縣公安局立即研究部署,組成了一支6人專案組,由縣檢察院檢察長為組長,奔赴永和。

  雖然距離事發已經過去了63年,但劉芝棟對當時的情況還記憶猶新。當時我們一共抽調了40余人,分成6個小組,每個小組都有明確的分工;9月25日晚,全部力量到位。我所在的小組的主要任務是埋伏在永和周邊的山林里,控制大形勢,確保群眾的安全。

  9月26日中午12時許,“復興團”反革命集團部分成員陸續出現在永和,各個行動小組立即行動,趁暴亂分子還未全部集中就實施抓捕,分別將為首者任永坤、任廷英、江甫文、劉茂芳、熊金華等一舉抓獲,成功阻止了這次暴動。

  “當天正逢永和趕場,來往的人很多,如果沒有及時阻止這次暴亂,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后果。”劉芝棟說,當天下午3點,他們埋伏在周邊的民警和武警紛紛出現在永和街道上時,群眾很驚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后來得知事情的緣由后,群眾都不約而同地拍手叫好。”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方勇

  編輯 劉娟
  編審 施昱凌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