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視頻 > 正文

【講述·家國同夢】老支書羅光賢不顧高齡堅持護河:只為給子子孫孫留下一灣清水

  嘩——

  大方縣大山鄉光華村中,穿流而過的格里河浩浩蕩蕩,站在岸邊遠眺,草木繁茂、稻香菜綠,格里河奔流東去放縱不羈。格里河屬赤水河上游支流,流經大方縣內柿樹、松鶴、柏杉、棉山、光華等村。



  現年73歲的光華村老村支書羅光賢每天都要到河邊“巡邏”,對于土生土長在格里河邊上的他來說,格里河的治理是他最放不下的事。

  “1982年以前,白天可以在河里看見魚,下河捉魚兩個小時能捉10多斤,格里河的生態好的很,但在1982年以后,由于人口集中,人畜糞便、生活垃圾亂丟亂倒,格里河受到了污染,最嚴重的時候是在1983年到1992年這個階段,電魚、藥魚猖獗,河里‘一個魚花花’都看不見,河水也變得臭烘烘的。”說起格里河被污染的過去,羅光賢記憶猶新。



  山有人管,河沒人管,怎么辦?自己來管!

  格里河水的污染,激發了羅光賢要帶頭保護格里河的決心:“格里河是我們大家的,不保護好,對不起兒孫后輩”。

  2013年3月,大山鄉“河長制”保護工作開始了漫長而艱辛的推進。



  在羅光賢的倡導下,沿河27個村的村支書及部分威望較高的村民共同在光華村商議保護格里河辦法:成立保護組織,把格里河保護列入村規民約之中,將流域范圍內的河段按地域分為27段,由羅光賢擔任總“河長”,每一段選出專人進行負責,共同義務開展整個流域的生態保護工作。

  “只要是在大方縣境內的格里河流域抓到用農藥、炸藥、打魚機捕魚的人,我們抓住就沒收工具、罰款,不愿意罰款的就義務看河,直到抓住下一個違規人員為止,在河邊只要是亂到污水垃圾的,我們也要罰款。” 羅光賢說。



  為讓更多村民知曉保護格里河規定,羅光賢和12位村民每人湊了400元錢制作了14塊牌子,把保護格里河的8條規定印在上面,立在格里河周圍村子里最顯眼的位置。

  “當時我要牽頭做這個事,老伴反應很大,沒有工資還要自己出錢,家里人不理解。”羅光賢說:“格里河是我們的母親河,我們有義務保護好她。”

  如今,格里河已慢慢恢復良好生態,羅光賢也在2016年獲得全省優秀黨務工作者表彰。雖然已逾古稀的他在2018年卸任村支書一職,但只要是關于格里河的事,村民總找他商量。算兒女把他接到貴陽居住,但住不了幾天,羅光賢就吵著要回到光華村,他仍放不下護河的“擔子”。

  “以前,為河護河,現在,為何護河?”

  羅光賢說:“為了給子子孫孫留下一灣清水。”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

見習記者 鄧杰

編輯 李劼

編審 王璐瑤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