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黔進70,換了人間】2009年黔東南|青山疊翠,溯游而上踏歌行


20190929115226_62845.jpg


  年代關鍵詞:天籟之音


  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一片擁有燦爛文化和優良自然生態環境的土壤,一個憑借豐富旅游資源走紅國內外的貴州東南部城市。


侗族大歌節。


  2009年9月,天籟之音飛出山窩窩,漂洋過海,震驚世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審議并批準 “貴州侗族大歌”入選《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因旅而旺,因旅而富,因旅而活。自從開始發展旅游產業以來,黔東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首歌,養心


  “我們現在唱歌唱了70年,一輩子都在唱。” 潘薩銀花坐在村子的風雨橋上,陽光斜斜地撒在木質欄桿上,她的眼眸也亮了起來:“未來還要繼續唱下去。”


  潘薩銀花住在黔東南從江縣小黃村。出生于歌師、戲師世家的她,從四、五歲時就已經開始跟隨家里人唱侗族大歌,傳唱至今已有70個年頭。


  2009年,她獲得了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侗族大歌代表性傳承人”稱號。


  黔東南居住著苗、侗、漢等44個民族,少數民族人口占81%,苗族人口占43%、侗族人口占30%,是全國苗族侗族人口最集中的地區,也是全國苗侗文化的核心地。


侗族大歌表演。

  

  

  根據當地人介紹,《侗族大歌》起源于春秋戰國時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是在中國侗族地區一種多聲部、無指揮、無伴奏、自然合聲的民間合唱形式。


  1986年,在法國巴黎金秋藝術節上,貴州從江縣小黃村侗族大歌一經亮相,技驚四座,被認為是“清泉般閃光的音樂,掠過古夢邊緣的旋律”。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評委認為,侗族大歌是“一個民族的聲音,一種人類的文化”。申遺的成功,無疑給瀕臨失傳的侗族大歌注入新的希望,有利于侗族大歌的保護和傳承。


  “飯養身,歌養心,”這是侗家人常說的一句話,他們把“歌”看成是與“飯”同樣重要的事。


  在潘薩銀花家中采訪的時候,她為記者獨唱了一段侗族大歌,歌詞大意是說:“現在的形勢越來越好了,哪怕歲月流逝,可我們還是要繼續唱歌。”


  侗家人把歌當作精神食糧,用它來陶冶心靈和情操。


  而現在,隨著黔東南旅游產業的發展和興盛,侗族大歌儼然成為了促進和推廣黔東南旅游產業發展的一大重要元素。


  建州初期,黔東南是典型的農業社會。改革開放以來,黔東南著力推動三次產業結構不斷優化。


  黔東南現代服務業發展迅速,“十二五”以來,全州突出實施“旅游活州”戰略,以旅游為重點的第三產業迅猛發展,2018年接待游客首次過億,達到1.08億人次,旅游總收入937億元。


  一條河,富民


  上世紀八十年代,黔東南?陽河、安順黃果樹和織金洞被稱為當時貴州的“三駕馬車”。


  “其中一駕,就是黔東南的?陽河。” 黔東南文體廣電旅游局副局長胡浩宇告訴記者。

“侗族大歌代表性傳承人”潘薩銀花。

  

  

  在發展旅游業這條道路上,黔東南并非一開始就走得順順利利。


  曾經,黔東南的旅游開發沒有形成合力,旅游資源分散在不同行業與領域,旅游開發缺乏有力的統籌協調機制,存在職能交叉、管理重復問題,而這些問題,一度阻礙著旅游發展步伐。


  隨著時代的進步,交通、通訊和互聯網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多彩的民族文化與優良的生態環境完美融合的黔東南,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片原本靜靜佇立在貴州省東南部的土地,開始在世人面前大放異彩。


  河水奔流不息,孕育了多民族文化,也讓兩岸人民找到了致富的道路。


  依托“原生的民族文化、原始的自然生態、原貌的歷史遺存”三大旅游資源優勢,黔東南形成了以“一城(鎮遠古城)兩寨(西江苗寨、肇興侗寨)”為核心的旅游產品布局和精品旅游線。


  如今,?陽河所在的鎮遠,已被打造成為中國歷史文化名城。


  “從產業的業態發展來說,現在很多新興業態都已經進入到了我們黔東南的旅游行業當中,從旅游的從業人員,到旅游經濟的指標、數據等方面,都能反映出整個黔東南旅游經濟發展的輝煌。”胡浩宇說。


  2008年,清水江邊的西江千戶苗寨正式進行旅游開發,第三屆貴州旅游產業發展大會選址于此。


  2016年,《相約未知地帶——貴州篇》在法國電視二臺首播,“未知地帶”就是黔東南榕江縣的陽開苗寨。節目一經播出,就創造了29.5%的超高收視率,成為法國一檔名副其實的“現象級”電視節目。黔東南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得到進一步提升。


  2018年,成功舉辦2018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黔東南分會場活動,全州接待旅游人數達到1.08億人次,旅游總收入937億元,服務業增加值實現593億元,占GDP的57.3%。


  胡浩宇說:“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黔東南發展成了處處都是景區,每一個村寨都是一個景區。”如今,黔東南的鄉村彰顯著獨特的價值,散落其間的古村落,似璞玉般被挖掘出來,傳統文化、民間習俗重現鄉村,生活富了、鄉村美了,年輕人回來了、游客們進來了,黔東南正朝著“全域旅游”的方向大踏步前進。


民族服飾。

  

  一群人,征程


  

  2018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分會場設立在肇興侗寨,使得侗寨一時間名聲大噪。


  “我們這里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啦,來旅游的人也越來越多,收入一年比一年好,旺季的時候每天能有四、五千的收入哩。”肇興侗寨景區里,餐飲店的老板廖聲偉高興地說,自從2013年開館以來,廖聲偉經營的餐飲店每年大約有二十萬左右的收入。如今的他已經在縣城蓋起了五層樓的新房。


  廖聲偉介紹,每年七、八月和節假日是侗寨旅游旺季,過年期間則是一年中最大的旺季,在這個時候,銷售額最多的一天甚至可以上萬。講到這里,廖聲偉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我們店里來得最多的是廣東的客人,土雞系列是最熱銷的菜。今年店里又新增了黎平手工米粉,脆皮香豬肉粉賣得特別好。”正說話間,店里又來了新的顧客,廖聲偉匆忙起身招呼客人去了。


  貴州是旅游大省,同時也是脫貧攻堅主戰場,黔東南脫貧攻堅任務難度更甚,因為這里交通閉塞的程度尤為嚴重。


  在貴州省的交通發展史上,最后一個通公路的縣、鄉都在黔東南,“青山綠水”的另一面則是“山水之困”。過去黔東南州旅游交通單一,主要以鐵路和公路為主,縣鄉道路等級低,可進入性差,加之黔東南景區景點較分散,交通不便成為黔東南旅游經濟發展的制約瓶頸,很多黔東南的人們過著與世隔絕般的生活。


  2015年,黔東南 “縣縣通高速”,2018年全部實現30戶以上自然寨通硬化路。凱里黃平、黎平兩個機場通航,貴廣、滬昆高鐵橫貫全州,建成了從江、大融航電樞紐工程,公路、水路、鐵路、民航四位一體的立體交通格局初步形成。


  交通條件改善的同時,旅游發展也在穩步前進。黔東南將自身旅游資源的優勢與實際情況相結合,大力開展旅游扶貧項目的開發。黔東南州文體廣電旅游局總結推廣了丹寨萬達小鎮“企業帶縣”、西江“景區帶村”等典型文化旅游扶貧模式。


  貴州旅游產業發展大會自2006年以來,已連續成功舉辦13屆。旅發大會已經成為促進旅游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重要平臺和各地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力助推器。


  “黔東南的旅游發展,分為南部和北部。通過十來年的發展,北部的旅游發展相對要成熟一些。”胡浩宇說,“黔東南的南部屬于貧困地區,我們想通過旅發大會來推動南部旅游的發展,助推脫貧攻堅工作。”


  通過一系列舉措,全州去年的接待游客總人數突破1億人次,旅游綜合收入突破1千億元。收入的高漲,生活的巨變,讓黔東南大地上的百姓們喜笑顏開。


  “一首歌”唱出幸福新生活,“一條河”見證旅游新變化,“一群人”體會發展新征程。


  永世傳唱的侗族大歌歌聲愈發嘹亮、動聽,旅游產業進入“全域旅游”發展新方向,窮困的往昔在這片土地上逐漸銷聲匿跡。如歌歲月,譜寫出了新時代黔東南發展新篇章,今天的黔東南,正以優異的成績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婁鈴英 劉義鵬

  海報設計 聶婧文

(責任編輯:王帥)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