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原創>獨家策劃 > 正文

【黔進70,換了人間】1999年畢節 | 荒山嬗變,紅了櫻桃綠了人間

  • 作者:楊舒丞 周麟宇 冷賽楠 聶婧文
  • 編輯:徐微微
  • 來源:當代先鋒網
  • 發布時間:2019-10-05 10:37:46

文/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楊舒丞 周麟宇 冷賽楠

海報設計 聶婧文

微信截圖_20191005092953.png



  年代關鍵詞:綠色銀行


  畢節,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高谷深,土層瘠薄,易受侵蝕,被聯合國相關組織認定為“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


  1999年以前,為了生存,畢節人不得不在荒山荒坡上持續墾荒,本來就脆弱的生態環境雪上加霜,陷入“越窮越墾,越墾越窮”的怪圈。


  1999年以后,一座“綠色銀行”在這里開始搭建。


  2000年,畢節試驗區啟動退耕還林試點工程,截止目前,畢節市共實施了兩輪退耕還林及配套荒山造林597.37萬畝。自1988年畢節 “開發扶貧、生態建設”試驗區建立以來,退耕還林工程成為試驗區投資最大、政策性最強、涉及面最廣、群眾參與程度最高、建設成效最好的一項重點生態工程。


  退耕還林20年,畢節的森林覆蓋率從2000年的28.4%,提升到2019年的54.19%。這片土地上,留下了太多動人的故事,畢節人民通過不懈努力,用綠色將一片片荒山荒坡暈染成為綠色的海洋,嬗變正發生在烏蒙大地的各個角落。


  海雀啊,飛舞吧


  9月,秋高氣爽,畢節市赫章縣海雀村綿延的華山松隨著微風翩翩起舞,沉甸甸的樹枝發出“沙沙”的響聲,鳥兒在林間穿梭嬉戲,婉轉的歌聲盤旋在森林上空。


今日海雀


  鳥兒并沒有注意到,護林員王光德的摩托車剛在路邊熄火,它們已經習慣了這位長期與林為伴的老護林員。


  王光德爬上山坡,仔細檢查每棵樹的生長情況,察看林中有無火情和牲畜。他不時望向遠方山下白墻、青瓦的新民居,露出幸福的笑容。


  王光德與這片林的緣分要從30年前說起。


  上世紀90年代初,這個被當地人叫做“彝家屋基”的山坡黃沙漫天,一片荒蕪。


  30歲出頭的王光德還蝸居在黃土坡中歪歪倒倒的“杈杈房”里,自家雖有13畝土地,但土壤瘦瘠,收成很少。為了生計,他只能跑到這片荒坡上挖煤,和他一起的還有附近的7戶人家。


  300斤煤,才能與鄰村人換取2斤包谷。這是王光德一家4口人5天的干糧。


  回憶那段時光,王光德說:“包谷磨成面給小孩吃,大人吃包谷稀粥,還要節約著,小孩經常餓的哇哇大哭。”


過去的海雀


  極度貧困讓時任海雀村村支書的文朝榮想到了種樹。


  “山上有林才能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才能喂牲口,有牲口才有肥,有肥才有糧。”這個樸實的想法盤旋在他腦海里。


  一切的關鍵就在植樹造林。


  老支書很快在村里發動村民種樹,一開始村民們都不能理解,覺的飯都吃不飽,種樹能填飽肚子嗎?但經不住老支書三番五次的動員。包括王光德在內的大部分海雀村村民投入到這場史無前例“栽樹運動”中。


  從1996年到1999年,海雀村共造林13400畝,以前光禿禿的山坡蛻變成了綠色的海洋。王光德回憶到:“從此之后,大伙的日子越來越好了。”


  而這場自發的栽樹運動仿佛吹響了畢節人民向荒山禿嶺進軍的號角。


  進入新世紀,國家制定退耕還林優惠政策,村民們能得到補貼糧款,2003年,退耕還林政策在海雀村全面鋪開實施,早已吃到綠色甜頭的海雀村民積極性更高了。


  退耕還林工程在海雀村實施的第一年,王光德就獲得了2860元的收入,家里的餐桌上有了米面油。


  2014年,王光德受到老支書文朝榮的囑托,自愿當上了護林員,這只護林隊伍如今已有11人。王光德說:“在海雀村每個人都是護林員。”


  2003年至今,海雀村退耕還林2350畝,森林覆蓋率從1988年不到5%,提高到現在的70.4%,人均年收入從33元,提高到現在的10611元。


  綠色植被爬上了禿頭山,農民的苦日子也到了頭。


  海雀村是畢節試驗區推進綠化畢節工作的一個縮影,這只早醒的鳥兒把綠色福音傳遞到了烏蒙大地的各個角落。


文朝榮老支書攻堅克難、永不退縮的精神深深的激勵著海雀人。


  鳥兒啊,又飛回了村頭


  退耕還林,“退”出了幸福的生活。畢節人民植綠護綠激情高漲,掀起了畢節的第一次綠色革命。


  大方縣小屯鄉滑石村,也投入到了這場綠色革命中。


  滑石村,由村中一條河流下蘊藏一塊光滑的大石頭而得名。上世紀80年代,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推開,村民們爭相墾荒,結果一座座山頭變成了“和尚頭”,一條條水溝變成了荒沙溝,山上的樹木植被遭到嚴重破壞。


  在當地,流傳著“開荒開到巔,種地種爬天。春種一大坡,秋收一小籮。包谷還沒耗子高,老鴰啄個空殼殼”的民謠。


  由于過度開墾,村里泥石流災害頻發。村里的的一塊石壁上鐫刻著警示碑,記錄了2000年5月7日滑石村曾發生的特大泥石流災害:這次災害使16人喪生,2人失蹤,18人受重傷,27棟房屋被沖毀,造成直接經濟損失近百萬元。慘痛教訓叫醒了整個村莊的人。


  “我們的寨子不安全,我怕后面的山垮下來,我們要種樹。”災害過后滑石村人人自危,聽說國家有退耕還林的政策,退一畝地補助300斤糧食,滑林村民組組長蔡生明三天兩頭往當時的村委會主任王福忠家跑,主動要求將寨子后面的荒坡退耕還林。


  看見村民主動上門要求,王福忠不敢怠慢,向林業部門報備,申請規劃。經過努力,2002年,滑林組的退耕還林落實了。


  2001年開始,滑石村累計完成第一輪退耕還林8400多畝,新一輪退耕還林1100畝,配套荒山造林14500畝,種植方竹3000畝,森林覆蓋率從原來的15%提高到現在的84.8%。


  村支書王福忠幽默的說:“以前村里一只假麻雀都找不到,現在生態環境好了,樹林子都立起來了,雀鳥又回到村頭。”


  2014年開始,結合退耕還林,滑石人又做起了林下經濟這篇文章。林下種植、養殖既不破環生態又能增加收入。在村支書王福忠的帶領下,滑石村在林下種起了天麻、冬蓀,養殖了土雞和特種豬。“林下散養的土雞肉質很好,價格比這里15元一斤的普通雞肉高出5元,而且無論市場價格怎么變化,我們的雞肉都能保持這個價,甚至還供不應求。”王福忠自信的說。


  生態環境好了,滑石村增收的路子也多了。發展脆紅李、天麻、魚腥草等經果林和中藥材種植,退耕還林解放出的剩余勞動力外出務工,返鄉農民工創業等都增加了農民收入。


海雀村護林員王光德將每日巡山的情況記錄在手冊上。


  櫻桃啊,紅遍了枝頭


  位于納雍縣東北部的厙東關彝族白族苗族鄉,曾被打上貧困的標記。


  如今人們提起這里,首先想到的是瑪瑙紅櫻桃醉人的燦爛景象。


櫻桃樹林


  守住生態和發展兩條底線。厙東關鄉根據自身地形特點,加快林業產業結構調整,把生態環境建設保護與農民增收有機結合。


  從2006年開始,改縣政府組織老百姓退耕還林,在自己的土地上種植櫻桃樹,一開始大家并不愿意。但國家新一輪退耕還林政策,承諾種植經果林補助每畝1200元,5年分3次兌現,于是老百姓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改種櫻桃樹。


  這一種,把晶瑩剔透的瑪瑙紅櫻桃種成了“網紅”水果。每到春末夏初,瑪瑙紅櫻桃成熟之際,游人從四面八方趕來。


瑪瑙紅櫻桃


瑪瑙紅櫻桃


  小小的櫻桃帶動了旅游業。一條條產業路鋪就,寬敞的游客服務中心,停車場、觀景臺、特色旅游小鎮等拔地而起,農戶們歡歡喜喜的開起了農家樂。


海雀現在的新居


  厙東關鄉利用豐富的旅游資源,全力實施農旅一體化項目。


  厙東關鄉林業環保站站長龍洲算了一筆賬:“老百姓種植瑪瑙紅櫻桃,每畝投入費用平均為1500元,畝產櫻桃500公斤,按市價1公斤20元計算,每畝直接經濟收入達10000元左右,全鄉按1.2萬畝盛產期的產值每年可達1.2億元,可實現人均增收5023元。”通過種植櫻桃樹,老百姓實實在在的得到了好處。


  目前,厙東關鄉受益群眾1.6萬人,其中受益貧困戶3900人。同時,在瑪瑙紅櫻桃采摘季節,還解決了部分貧困戶務工問題,貧困戶每人每天采摘100斤左右櫻桃,務工收入每天達到了200元。


  通過發展瑪瑙紅櫻桃產業,提高了當地的森林覆蓋率,彰顯了生態效益,同時,產業發展也解決農村部分剩余勞動力就業問題,保障了社會的穩定。


  那邊厙東關鄉的櫻桃賣得紅火,這邊威寧縣迤那鎮的蘋果也讓果農笑開了花。


  時值9月,迤那鎮成片的蘋果樹枝頭結滿了紅彤彤的蘋果,果實大而飽滿,人們還沒走近,就能聞到成熟果實特有的香氣。


  黃忠2017年參加退耕還林,到2021年他將分3次拿到每畝1200元的補助。流轉土地種植蘋果,1年1畝獲得800元,除此之外,他還在蘋果基地做長零工管理滴灌水管,每月得到2200元的工資。


  在家閑時,黃忠還能在家飼養牲畜,他指著自家屋外的幾頭黃白花紋的西門塔爾牛說:“這種牛現在很受歡迎,我們家養了9頭,賣出1頭有1萬多元的收入,現在已經被訂走了好幾頭了。”


  動人的故事依然演繹,畢節人民綠色的足跡正在延伸。(責任編輯:徐微微)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