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原創>獨家策劃 > 正文

【黔進70,換了人間】1989六盤水丨時光博物館,流動著烏蒙血脈

  • 作者:陳詩宗 魏容 顧冰潔 聶婧文
  • 編輯:徐微微
  • 來源:當代先鋒網
  • 發布時間:2019-10-05 16:57:55

微信截圖_20191005122950.png


  年代關鍵詞:四通八達


  大山,是烏蒙腹地融于血液的記憶。


  曾經,連峰際天讓飛鳥不通,游子懷鄉,卻莫知西東。深處貴州西部烏蒙山麓的六盤水,9914平方公里的高原山更高、谷更深,行路更難。山與水,竟是困住城市的天然屏障。


  交通突圍從1989年開始。30年前的今天,六盤水第二代站房建成:能夠容納上千人同時候車,數十趟客運列車在此停靠。新車站有顏值更有流量,不僅是城市繁華一景,更成為貴州西部、云南東部最大的交通樞紐和物資集散地。


  “血脈”緩緩流動,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遙遠。


  黔行有道 鑿鐵色山門


  山高水長,山里面蘊藏寶藏。


  無數珍貴礦藏,為六盤水成長灌注鋼筋鐵骨,鋪設了一座以煤炭、鋼鐵、電力、建材為主的能源型工業城市。海拔1300米至2900.3米的大山間,沒有路,寶庫也只能深藏。


火車拉來的城市 六盤水日報 黃蜀錦 攝


  1964年,轟轟烈烈的“三線建設”鋪設了東起貴陽、西抵昆明的貴昆鐵路。當年9月27日,貴昆鐵路安順——六枝段正式通車。第二年初,西南煤礦建設指揮部在六枝成立,六盤水礦區大規模開發進入新的發展階段。為加快建設,國家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修筑鐵路、公路,建設礦井、廠房。


  延伸至深山的道路,猶如“阿里巴巴”的叩門鑰匙,鑿開了烏蒙寶藏的鐵色山門。


  1966年,貴昆鐵路全線通車,六盤水市境內全長137公里。聲聲笛鳴劃破人背馬駝的冷寂。


  鐵路搭乘著天南海北的遠方來客在這里安營扎寨,頭頂藍天、腳踏荒原。“三線建設”敢叫荒原展新顏的精氣神,從一段段鐵軌上搭載而來,隨煤礦從鐵軌上運載而出。


  剛滿22歲的戴盛明年輕氣盛,從重慶火車站坐專列一路向南來到貴州,去六枝火車站當一名扳道員。


  他是六盤水第一代鐵路職工:“那一年,六枝火車站滿目荒涼,沒有商店,住候車室,睡大通鋪。”


  艱難環境也阻擋不了開拓者的步伐。車站一邊修、一邊用,全站到發和編組只有11股道、1個站臺。站舍修起來了,是用石頭和石灰切成的“干打壘”。


  六盤水火車站一天只有一趟列車,從昆明駛出,至水城西站大概晚上九點鐘,第二天早上才能到貴陽。戴明盛常常往返于水城西站、六枝站之間,遠遠眺望,只有高原上空的繁星點點,和靜夜中亮著燈的站舍。


  那一年之后,六盤水發生了許多大事——


  冶金部下達水城鋼鐵廠設計任務書,其規模為年產鐵50萬噸;


  鞍山鋼鐵公司首批援建水城鋼鐵廠的隊伍到水城;


  水城鋼鐵廠自備發電廠建成發電;


  水城磷肥廠開工興建……


  那一年之后,安靜而簡陋的小站也不斷蛻變——


  1982年,水城西站正式晉升為二等站;


  1988年3月1日,水城西站更名為六盤水站;


  1989年6月13日,六盤水第二代站房建成,六盤水站成為貴昆線上較大的物資集散地,客運量、貨運吞吐量節節攀升。


  逢年過節,天南海北的鄉音聚集在站臺上,背著大包小包、帶著孩子,悠長的鳴笛聲,車輪滾滾載滿鄉愁。戴盛明見證著綠皮火車一軌接一軌前行,迎接從廣西、云南等地運來的肉食、豬油、香煙,也送走無數的過客和一車車煤炭。


  黔行要道  納車水馬龍


  從最初“秦開三尺道”,到明清驛站傳遞官方公文、招待官員往來、推進民間貿易,再到當代“火車拉來的城市”,六盤水這座黔滇過境要道,注定要擔當國家西南重要通道的歷史角色。


  貴昆鐵路通車,讓六盤水市鐵路、公路貨物中轉量和搬運裝卸量激增。提升鐵路運能迫在眉睫。


六盤水火車站第一代站房:水城西站開站首冬。(六盤水車務段供圖)


  上世紀80年代,鐵道部先后對貴昆鐵路、湘黔鐵路(大龍到貴陽段)和川黔鐵路進行電氣化改造。


  1985年,貴昆電氣化改造工程完成后,貴昆鐵路貴陽至六盤水間的上行輸送能力增加至每年2220萬噸,六盤水、宣威間輸送能力增加至每年2330萬噸。煤、磷等豐富煤礦運出大山,六盤水再次在時代的洪流中前行。


  這只是貴州省第三次鐵路建設大潮的序幕。一個更雄偉的鐵路建設計劃已在南昆線緊張實施——株州到六盤水復線,內昆線、六柏(柏果)線、隆筑線、渝懷線建設即將啟幕。


六盤水火車站第一代站房:圖為60年代的“干打壘”站房水城西站(現為六盤水站)


  好風憑借力。從解放前境內沒有一條鐵路,到1968年歷史拐點,六盤水一路向前,1982年4月11日,該市第一列車載著820噸出口煤從水城發往湛江港。


  1998年水柏、株六復線、內昆、南昆線和六盤水南編組站加速建設,六盤水境內一張完善的鐵路網絡就此形成,“西南煤都”名不虛傳,焦煤除了供應本省外,還遠銷云南、四川、重慶、廣東、廣西、湖南、湖北、江蘇、浙江等省(市、自治區)。


綠色交通。張家裕 攝


  2015年12月1日,六盤水火車站第三代站房投入使用,信息化車站成為西南鐵路新樞紐。戴明盛也早已退休,他的兒子戴禮玲現任六盤水站站長。


  與父輩工作環境不同的是,車站新增了微機售票、電子售票機。但記憶卻是相同的:1966年,六盤水站旅客發送28.2萬人、年貨物發送量41.1萬噸;2000年,旅客發送253.9萬人、年貨物發送量555.5萬噸;2018年,旅客發送743.1萬人,年貨物發送量1114.3萬噸。


  沿著鐵軌一路的歲月仍如當年,旅客們的聲音里依舊充斥著天南海北的口音,更多人為六盤水的風景踏歌而來。


  黔行大道  迎四海賓朋


  道路,是承載歷史的軌跡,也是城市發展的足跡。


  如今六盤水駛出的列車,從緩慢行駛的綠皮火車,提速成為了“和諧號”,鐵路網四通八達,為當地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然而,一枝獨放不是春,快速發展倒逼著新的“破繭”,構建包括鐵路、公路、機場在內的立體交通網,是下一個新目標。


滬昆高鐵盤州段。胡國書 攝


  1987年,六盤水市開始建設高等級公路。1990年,六盤水迎來縣鄉公路建設投資力度最大的時期,基本構成全市地方公路南北通道的主骨架。


  2001年底,六盤水縣、鄉公路近兩千,卻還沒有一條高速公路。


  在國家經濟建設快速發展時期,六盤水抓住國家西部大開發機遇,發揚艱苦奮斗的精神,大力發展公路交通事業。在2003年的六盤水市公路交通建設規劃提綱中,勾勒出公路交通規劃的總體目標——


  規劃東西向、南北向的高速公路骨架,形成南下出海、背上入江、東連貴陽、西進云南的快速通道,把六盤水市建設成為重要的公路交通樞紐。公路規劃總體布以“二橫一縱”為主骨架,“十四條區域通道”為主干線,通鄉公路、旅游公路、聯網公路、經濟公路為聯絡線,通村公路為支線的公路網絡。


  沒有比腳更高的山,從家門口出行到城市朋友圈,六盤水一點一點掘出路網。


  2000年實現鄉鄉通公路,2007年實現村村通公路,2010年實現鄉鄉通油路;2015年,六盤水高速公路通車里程達到320公里,實現縣縣通高速;月照機場建成通航,航班通達北京、上海、廣州等11個城市。同年底,六盤水市已建成高速公路共 320 公里。


  六盤水成為貴州省第二個實現縣縣通高速的市(州)。


第二代站房六盤水火車站:六盤水站美景。退休老職工 林泊桑 攝(六盤水車務段供圖)


  阡陌縱橫的交通如筋骨疏通,促進城市“成長”。2018年,六盤水開始“提速”。六威高速如期建成,全市高速公路總里程達到440公里,形成市中心城區高速公路環線和貴州資源富集地區南連環北部灣和珠三角經濟圈的快捷通道,形成“三橫一縱一環”高速公路主骨架網絡,從六盤水市區到威寧將由原來的2個半小時縮短為1小時,到云南省昭通市將由原來的5個半小時縮短為2小時,大大拉動和促進了“川、滇、黔”能源富集區資源開發和物流往來,拉動六盤水市經濟社會快速穩定的發展,充分發揮六盤水在“北上入川、南下入海”的關鍵交通樞紐作用。


  “給力”的交通,讓紅利不斷輻射,全市共建成“組組通”公路6434公里,溝通3069個30戶以上村民組,實現了30戶以上村民組100%通暢,沿線120萬群眾受益。


  黔行好道  乘發展東風


  路好,一好百好。


  農業產業“異軍突起”,“涼都三寶”風行天下。六盤水加快發展山地特色農業,大力推進農村產業結構調整,農業特色產業達397萬畝,水城縣現代農業產業園區成為全國第一批20個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之一。


圖為70年代,六盤水車務段調車組職工正在進行調車作業


  水城春早春茶以出茶時間早獨步天下,“彌你紅”紅心獼猴桃遠銷海外,刺梨種植面積、產量和加工能力位居全國第一。


  修一條路,帶出一片產業集群,造一片景,富一方百姓,“交通+”新模式正集聚發揮乘法效應,裂變出產業路、旅游路、資源路,形成了一條條民心路、幸福小康路、特色致富路、民族團結路、鄉村振興路、平安放心路。


  路通,一通百通。


  日益完善的高速公路網絡,打開山門連接內外,迸發出無限生機與活力。六盤水的交通從邁近一步,到重要一環,而今,朝著又朝著速度進軍,為提升城市形象、提供更好的出行環境繼續前行。


  道路,在六盤水這方水土上是交通要道,更是發展快車道。


  山,曾是自然屏障,許多旅游資源也隱匿在貴州群山之中。而因路帶來的改變,也讓貴山貴水在一張立體交通網的崛起中被重新解讀。


  從公路、到航空、高鐵建設,打通發展大動脈,城市不斷發展,道路往外走,也更多接納,奔騰不息的道路延展,續寫出更多的希望。


  迎面而來的正是全省旅游業持續“井噴”,深入實施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深入推進農村農業革命,加快建設國家級三大實驗區等,交通必將是率先突破的重要領域和關鍵支撐。交通運輸部高位推進交通強國建設,貴州作為建設交通強國的西部地區試點省份,迎接著新的發展機遇。


  潮起海天闊,揚帆正當時。六盤水迎浪而上,從“江南煤都”蛻變為“中國涼都”,以“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為主線,抓造林綠化,上演一場工業城市向一路向“綠”而行的好戲,更讓這座因大三線崛起的城市平添魅力。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走生態文明建設之路。“天、地、人、和”打響品牌,成為貴州旅游業“黑馬”。


圖為70年代,六盤水車務段職工正在六盤水站進行扳道作業。(六盤水車務段供圖)


  六盤水持續發力打響“中國涼都”旅游業品牌,持續發力打造涼都旅游產品特色,旅游業從無到有、有中變優,不斷創造著大山的精彩——


  建成A級以上景區27個,其中,國家4A級景區10個、省級旅游度假區8個、天然滑雪場4個;2018年,全市森林覆蓋率超過59%,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獲批創建國家森林城市,獲得國家衛生城市、省級園林城市等稱號;成功打造了“康養勝地·中國涼都”和南國冰雪城旅游品牌。


  藍天白云常相伴,峰叢濕地綠相融。憑借得天獨厚的氣候優勢,一個依靠資源的煤礦型城市向一個經營氣候的休閑型城市轉變,實現了從“黑”到“綠”的全面轉型。


  春踩水城春綠、夏來花海漫步、秋看杏黃果熟、冬在雪上飛舞,在綠色的靚麗的底色上,一路負重追趕,一路創新創業,開辟了一條跨越發展、富民強市之路。


西南大動脈,六盤水南編組站于1998年6月26日和內昆鐵路、株六復線同步正式建設,站場全長約5公里。李廣榮攝


  2018年,六盤水全市接待游客4231.53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301.0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1.01%和50.16%。


  路,讓更多的人回家了。


  貴州嵐騰旅行社總經理胡宸衣,2011年,從桂林旅游學院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回到六盤水,作為從事旅游行業的新一代“三線人”,胡宸衣還常常兼職“三線代言人”。


  “帶著旅客參觀我們的‘三線特色街區’、‘三線博物館’的時候,都會給他們介紹三線建設的歷史、背景、對六盤水這座城市的意義,給他們介紹三線精神,講述我爺爺他們那輩人曾經的故事。”


  胡宸衣謹記爺爺的話:“以前我們為了建設,讓這里有了黑山、黑水。現在大旗交給你們,一定要還這里的青山、綠水。”


  接過接力棒,在立足煤炭產業的基礎上,依托上一輩打下的堅實工業基礎以及本土資源優勢,延長產業鏈、拓寬產業幅、提高附加值,做足了煤文章。


  如今,接棒者任重道遠,需要他們付諸努力的,將會是以發展旅游、大數據等為代表的新興產業,以期在鏈接好煤炭產業的基礎上,“兩條腿走路”補齊六盤水產業發展“短板”。與青山綠樹作伴,氣候宜人的六盤水也吸引了越來越多前來納涼的游人。


  從家門口到山門外,阡陌縱橫因路而四通八達,曾經的大山,在流動中山門大開。俯瞰涼都大地,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高速公路穿山越嶺,高聳的橋梁、寬闊的隧道、堅固的邊坡、四面的美景,出山跨海都因路,變得不再遙遠。


  道路,更讓破繭化蝶的六盤水,沐浴著時代的春風,借力快速通道,用貴山芳華書寫騰飛發展。


  在追求速度的年代,中國版的速度和激情也在六盤水的大地上成為新的追逐。四通八達的交通網,不僅催動了沿線人流的互通,更為樞紐城市帶來了勃勃生機。從“探路者”到“開拓者”,“奮跑者”;從滿懷期盼的“走出去”再到滿懷信心地“走回來”,六盤水的交通憑借堅韌不拔的毅力和奮力前行的趕超,鑄就了大山一樣的篤定和自信,這樣的速度與激情正在貴州的大山里碰撞出一片燦燦星河,星火散落人間——那是流動時光里的黔行。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陳詩宗 魏容 顧冰潔

  海報設計 聶婧文

  (責任編輯:徐微微)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