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原創>獨家策劃 > 正文

新中國之貴州記憶丨1999-2009年 他們見證了家鄉的巨變

文/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梁曉琳 劉義


新中國之貴州記憶


1999—2009


關鍵詞:西部大開發


石慶舒:我見證家鄉的巨變


  我是1999年9月出生的,家鄉在黎平縣雷洞鄉牙雙村。我出生后的10年,是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的第一個10年,我的家鄉黎平縣發生了巨大變化。


  山高路遠,地處偏僻,行路難是我小時候最深刻的記憶。我還記得3歲的時候,爸媽帶著我去鄉里趕集。30里的山路,又彎又窄,我腿酸了都還沒走到鎮上。


  當時,我的堂姐在鄉里上初中,每到周五放學的時候,要到晚上11點才能走到家,家人每次都拿著手電筒在半路上接她。


  那時候,村民想要去一趟凱里要走好幾天,很多上了年紀的老人都沒有去過凱里。


  不僅如此,因為交通不方便,村里的人基本都在家務農,很少有人外出務工。那個時候,村里很傳統,大家思想也很傳統。


  在2000年的時候,我的家鄉迎來了發展的歷史機遇。當年1月,國務院成立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隨后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開始實施。這給我們貴州的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我的家鄉開始有變化了。


  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第二年,家鄉黎平傳來好消息——黎平旅游支線機場開工建設。當時,我們寨子里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都很高興,修機場了,我們這些山里的村村寨寨肯定就有出路了。


  隨著機場動工建設,我最直觀的感受是來家鄉的外地人多了。以前在鄉里都是本地人,很少能聽到外地口音。那時候在鄉里賣百貨的、開飯店的、賣衣服的、剪頭發的外地人不少;甚至還有不少外地人挑著擔子下鄉賣糖、賣百貨,也收購草藥、土布、刺繡等土特產。




  2005年黎平機場通航儀式(黎平縣委宣傳部供圖)


  

  外地人走進大山,大山里的人也走向山外。那幾年,看著外地人來我們這里做生意,村里的男男女女也開始外出務工,不再一門心思盯著土地了。


  我清楚地記得,沒有多久村里不少人家用打工的收入修起了房子、賣起了電視。我爸爸是木匠,那幾年接了不少修房子的活,我家也在2008年修了新房子。


  2005年11月06日,黎平機場正式通航,迎來首批客人。后來,機場還辦了一場通航晚會,熱鬧得很!我們村里還有不少人專門約著去看機場、看飛機呢。


  黎平機場開通,就像給當地打開了一扇與外界溝通的大門。最主要的是讓大家看到了山外的世界,活絡了大家的思想,村里人也逐漸把眼光放得更遠,自己創業的、搞養殖的,發展的路子更寬廣了。




  如今的黎平機場(黎平縣委宣傳部供圖)


  黎平機場開通的影響又不止于此,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家鄉的旅游也開始興旺起來。山外的人喜歡我們的侗族大歌,喜歡我們的刺繡,更喜歡我們的綠水青山。離我們家不遠的肇興侗寨,2005年被《中國國家地理》評選為中國最美的六大鄉村古鎮之一,我們慢慢吃上了“旅游飯”。




  石慶舒(右)與同學石利元高興地談起家鄉的變化

  如今,我正在黔南民族師范學院音樂舞蹈學院學習音樂,希望畢業之后傳承民族文化,把我們的侗族大歌放到世界。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梁曉琳 整理)

記者手記


西部大開發讓貴州發展加速


  

  2000年1月,國務院成立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同年3月,國務院西部開發正式運作。


  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貴州發展迎來了重大歷史機遇。


  這十年,國家啟動了西電東送等系列重大工程;這十年,我省大力實施交通運輸等基礎設施建設……


  抓住歷史機遇,貴州各族干部群眾凝心聚力,苦干實干巧干,要讓這山川大地,舊貌換新顏!


  這是快速變化的十年,黎平侗族女孩石慶舒,不僅感受到了交通基礎設施的變化,還感受到了家鄉人思想、產業上的變化,大山里的小村莊與山外的世界緊緊聯系在了一起……


  這是日子紅火的十年,興義男孩吳珂見證了西部大開發的春風讓黔西南城美了,路寬了,人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了……


  數據顯示,西部大開發的前10年,即2001-2010年,貴州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1.5%,高于全國1.0個百分點。


  2019年,西部大開發戰略已經走過20年。未來,貴州省將繼續抓好西部大開發戰略優勢,加快建設內外通道和區域性樞紐,完善基礎設施網絡,提高對外開放和外向型經濟發展水平,繼續高質量發展。


  下一個十年,貴州未來必將更加精彩!


  故事


  吳珂:從山高路遠到大道通衢


  1999年11月11日出生的吳珂今年20歲,是土生土長的黔西南州興義人,正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泰語專業上大二。“記得小時候出遠門都是坐汽車或火車,感覺要花好長好長的時間。”談起“西部大開發”政策實施以來黔西南的交通變化,吳珂至今仍印象深刻。


  10多年前,還是小學生的吳珂在暑假時和母親一起去深圳走親戚,當時南昆鐵路建成通車不久,興義有通往深圳的火車班次。“第一次坐火車特別興奮,在興義火車站買票上車后,就一直在車廂里來回轉悠。”吳珂告訴記者,火車是綠皮的,一路穿洞過橋走走停停,感覺車速挺慢。“我們坐的是硬座,整整在火車上待了20多個小時才到深圳,當時就覺得出一趟遠門真是不容易。”吳珂感嘆。


  如今的黔西南州,城美了,路寬了,出行也更加便捷了。去年,吳珂考上了廣州的大學,第一次到學校報到,她和家人選擇搭乘飛機出行。“2個小時就從興義到廣州,太方便了。”吳珂笑著說,如今白天可以和高中同學敘舊,晚上就能到廣州,還可以順便給朋友帶一些地方特色的新鮮美食嘗嘗。


  近年來,黔西南州交通建設闊步前行。鐵路從無到有,1997年南昆鐵路建成通車,結束黔西南州不通鐵路的歷史;高速公路從無到有,通車里程突破500公里,實現了縣縣通高速;高速鐵路從無到有,滬昆高鐵穿境而過,盤州至興義高鐵正加快建設,興義至百色高鐵正規劃建設;機場航線從無到有,興義萬峰林機場開通了17條航線,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00萬人次。“五位一體”交通網絡,從夢想變成現實,黔西南不在遙遠,逐漸成為祖國大西南對外開放的重要門戶。

  (責任編輯:王帥)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